老 孔

­   “老孔”是我的共事,也是我的死黨。他本不姓孔,姓周。隻因這位老兄措辭、幹事過於酸腐,滿口之、乎、者、也 […]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