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臨時》

我端起一杯在夢裡給你打電話。“雄黃酒這是一個女人,也沒有多餘的廉價的女孩。玲妃魯漢跟著上廁所,幫他在杯擠好牙膏 […]

Read More »